孔寒冰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孔寒冰,1958年生于黑龙江,博士,现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世界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中东欧国家政治和外交、中苏(中俄)关系等方面的教学与研究工作&。 代表论著: 《克拉拉·蔡特金年谱》,北京大学1992年(与张汉清先生合著) 《克拉拉·蔡特金评传》,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7年(1998年获得北京市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涉外企业创建与运行管理》,中央编译出版社1994年(1996年获得北京大学优秀教材二等奖) 《俄罗斯政治体制》,兰州大学出版社1998年&。

从苏共垮台看执政合法性的动态性

决定执政者能否持续执政的最终因素是人民的意愿,而非执政者自己的意愿&。所谓执政合法性,说到底就是人民对执政者的认同&。执政者要守住江山,必须取得足以让人民认可的业绩&。一个政党取得了政权,并不意味着它获得了永久的执政权&。决定执政者能否持续执政的最终因素是人民的意愿,而非执政者自己的意愿&。所谓执政合法性,说到底就是人民对执政者的认同&。执政者要守住江山,必须取得足以让人民认可的业绩&。从1917年通过暴力革命取得政权到1991年丧失政权,苏共执政的74年是其执政合法性逐渐丧失的74年&。详细>>

谁能查查美国?谁能管管美国?

  世界上有些事情不对比地看,似乎没有什么,若对比地看,可能就会令人不安&。近日,在萨达姆成为美国人的阶下之囚后,原本在核查问题上态度比较强硬的伊朗和利比亚也先后服软,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特别是核武器)的开发,并且同意国际原子能机构对它们进行突击检查&。就在世人普遍感到欣慰的时候,我却因联想到此前不久报纸披露的一则消息而愤愤不平起来&。那则消息说,美国国会了撤销克林顿政府1993年制定的禁止进行小型核武器开发的条款,美国将2004年起进行小型核武器的研究,使其小型化、战术化、常规化&。美国这样做的目的据说主要就是为了对付像伊朗、利比亚和朝鲜这样的“无赖国家”和国际恐怖主义分子&。详细>>

人口多更是一种财富

  世界上,几家欢乐几家忧愁的事有很多,人口的多少就是其中之一&。比如,前段时间就在美国有些人为人口突破3亿而高兴的时候,俄罗斯、日本等国却为人口出生率下降而愁眉不展&。喜也好,忧也罢,它们的共同之处是都企盼着人口数量的增长,这是令中国人无比羡慕和深感妒忌的&。在中国,有一种非常普遍的看法,那就是人口多是各类事业发展的一个最大障碍,“人口”总是与令人头疼的“问题”相连,那句“需要养活世界1/4人口”也时常出现在各类研究成果和媒体上&。中国有13亿人口是事实,由人口引起的问题多也是事实&。不过,看看美国人因人口多而高兴,再看看俄罗斯、日本因人口锐减而焦急,我们是否可以换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改变将人口多视为负担的看法,而把它看成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财富呢?详细>>

为什么德国官员不敢贪

  造成德国官员只能干点小贪污的事情的根本原因还不仅是媒体的有效监督,而是他们掌握的资源太少了&。他们没有一签字就可以支出几千或几万欧元的权力,因为每笔支出都必须经过议会的授权、批准和监督&。记得一次我率领一个城市的政府招商引资团去德国,中国的官员问德国的市长:“您能否把德国的企业带到中国投资?”市长回答:“我可以把您的消息发给企业,但是企业不见得会听我的&!敝泄墓僭焙懿唤猓浩笠翟趺椿岵惶谐さ幕澳?详细>>

要经得住美国人的吹捧

  总是爱对中国说东道西、指手画脚的美国人,近一时期对中国的称赞和吹捧的话明显多了起来,像什么“中国已经成为了全球经济的领袖”,“中国可能左右世界未来”,“中美‘两国集团’正成为全球经济核心”等等&。之所以出现这么多的好话,一方面是由于中国自身的发展的确有许多值得称道的地方,另一方面是由于中美两国关系现在处于比较好的时期&。嘴长在美国人的脸上,怎么说是人家的事,我们是无法干预的,更何况好话总比坏话听着顺耳&。然后,问题的关键是,我们自己如何看待这些好话,这实际上意味着中国开始面对另一个方面的心理考试,千万别被好话冲昏了头&。详细>>

波希米亚奏鸣曲

  在捷克,你可以强烈地感觉到波希米亚明快的色彩、活泼的造型,可以看到衣着休闲、表情愉悦的波希米亚人&。承载着特别的历史文化,波希米亚像一首由不同乐器演奏出的奏鸣曲&。详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